專訪大家之遺風,匠心鑄大譚—訪譚貴苗

“大家之遺風,匠心鑄大譚”

——訪聖慈整形外科特聘醫生,醫療技術總監譚貴苗

 
 

在我采訪的整形醫生中,韓國醫生徐義皙,美籍韓裔整形醫生Jennifer宋院長,和最近的這一位譚貴苗醫生,給我留下的印象很一緻。這種印象很難描述,因為語言實在貧乏。硬要說的話有一個英文詞,叫revere(敬畏)。

 

譚貴苗是全世界整形醫生中的翹楚了,但在與他接觸中卻給人謙遜有禮,進退有度。這種自然而然流淌出來的君子态度,絕對裝不出來的。在我接觸的很多醫生日常生活中都很随和,一旦讨論到自己的專業,就變得舍我其誰——這很容易理解,畢竟人家在自己專業上深耕多年,這種積累會讓所有人相形見绌。

 

當我問到關于醫美和整形的問題時,大譚(譚醫生親切地提出我們可以稱呼他大譚)仍然秉持了這種态度,隻不過這個時候,他謙遜不是對其他人,而是對于大自然原本的設計,進化的安排,用他自己的話說,“Creator”(造物主)。


 

整形術并非整形藝術

 

談到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在整形醫生眼中,整形再也不能隻是門醫術,還是門藝術。甚至很多同行醫者以美學藝術家自居,大譚指出這個現象很不好,整形術就是一門醫術,并不是整形藝術。目前社會環境大家可以細細琢磨,但凡冠以藝術頭銜,都有市場,我們尊重市場,但切勿被市場綁架,尤其是作為一名醫者。

 

聽見一朵花開的聲音

 

“整形藝術聽上去的科學道理,其實…道理并不科學。藝術,更多時天馬行空的創作,而整形卻萬萬不能天馬行空,更加不得在求美者身上勾勒創作色彩。舉個例子,無論是提升前額,重塑臉頰,緊緻眼皮,再造鼻子,豐盈雙唇……所有的這些做法,都不能破壞臉部原本的某種“靈魂”,一種不完美的吸引力(imperfect charm),無法抗拒的不完美(irresistibleimperfection)。要能感受到那種辨識出一個人的氣場,并且找到“哪幾個位置共同形成氣場”。在手術中提升其它特點,但是完整保留這個氣場的能力,才是真正的整形醫生的核心能力。”

 

這席話一出,直接刷新了我對醫美的新認知 ,且可以看出醫者的初心,秉承大家之風範。

 

對事業的态度,快樂的工匠

“因為喜歡,所以選擇,因為選擇,所以堅持”,很簡單的一句話,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任何工作90%的部分都是枯燥的,想要堅持不僅要從中找到樂趣,還需具備工匠精神。“尋找最讓人心動的東西,這個過程很忘我,而工匠精神就是專注于自己做的事情,精益求精,把99%提高到99.99%,嚴謹敬業,欣賞自己的工作,在每一個手術細節中,體會做事和結果的樂趣。”

 

為了更好地磨煉自己的技術,大譚曾經持續整整一年的将工作時間表安排為2天做微整形,4天在手術室,1天在皮膚科,1周7天無休。這樣的工作強度,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我能想象得出,甚至在休息的時候當許多同齡人在曬着美食、刷着各種社交媒體時,享受輕松惬意的時光,大譚正靜靜地坐在某個角落,全神貫注地研讀着那些枯燥的理論和報告。這是他對事業的态度,這是他對醫美深耕的匠心。

 

人的手永遠不會高過上帝

 

大譚堅信“人的手永遠不會高過上帝”。人工美永遠不會高于天生美,能從一個整形醫生的嘴裡聽到這句話,不禁深深讓我感動。他主張,整形的作用更多的在于修缺陷,讓細節服從整體。所謂月盈則虧,水滿則溢。不可過分追求一些誇張的極限,凡事恰到好處即可,同時這恰好印證了他對“Creator”(造物主)的敬畏之心。

 

“有的時候一天接待的求美者,拒絕她們想做的項目應該比我答應的次數要多很多,并不是我沒有能力滿足他們的訴求,而是我始終認為一定要把醫術和藝術區分開,我們隻是借助藝術的感官進行增加審美,藝術隻是一種角度與感受,而非能夠定奪整形本身,更加不是整形衡量标準。”

 

我或許能理解了,在大譚心裡,整形是一名從業者經過數十年的學習與積累臨床經驗所掌握的技術和專業,他就是這個一個理想主義者,不願為了一些現實的原因去妥協。我想,這也是他保護求美者在追求美麗的道路上不被傷害的一種方式吧。

上一篇:跟雙眼皮媲美的眼部整形是?

下一篇:2018聖慈醫院金秋團建活動